当前位置:笔下文学>其他类型>全球诡异:我能提前模拟> 第528章 已经前往了星河深处的幽!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528章 已经前往了星河深处的幽!(1 / 2)

</div>“搬走黄金龙象?”

冥王缓缓出声“傀儡在没启动的时候,几乎没有气息和威压可言,所以,我感知不到这头傀儡是什么级别的。

但是想想着墓穴主人“幽”的神秘,能被他搬出来放在第一个墓室看门的傀儡,品阶应该低不了。

可我想不通以现在力量被压制的你,该如何搬走它,你现在能打开空间项链吗?”

“能啊。”

李观棋点了点头,“这空间的压制能力,并不是让我的力量完全消失,而是限制。

我的灵魂力量现在只是没法外放,但是可以在身体内部游走。

而我脖子上的空间项链,只要紧贴身体皮肤表面,然后我再控制魂力在我体内游走到那块位置,让空间项链共鸣一下,就可以开启了。”

“那还想什么?”

冥王懒洋洋地说了句,“收了呗。”

“可是这傀儡的启动阵法怎么搞?”

这时,阿瑞斯忽然诧异地出声,“每个傀儡,都有专门的启动阵法,咱们没有相应的开启钥匙,那就只能强行破解阵法,谁会破?”

“冥王?”

李观棋问道。

“我不会。”

冥王声音平淡,“在旧纪,没有什么阵法可以挡住我的暴力打碎,所以我没兴趣去学习阵法知识,对这些不怎么了解,至于破解傀儡阵法,那更是专业不对口……额。”

说着,他忽然闭嘴了。

“呵!”

瞬空和阿瑞斯齐齐发出一声冷笑。

李观棋知道他俩为什么笑,也知道冥王为什么忽然闭嘴。

因为冥王自称在旧纪没有阵法可以挡住他的暴力打碎,然而,诸神黄昏,不就是弄了一个封印大阵,把冥王困在冥界很长一段时间么?

这话说得相当于自己打自己脸了属于是。

“我可以呀。”

这时,小雪那软糯声音忽然响起,“我会阵法知识的呢。”

“是啊!”

李观棋眼睛一亮。

当初那个六阶升魂阵的缺陷,就是小雪帮他搞定的。

“那我开始搬了。”

李观棋走到黄金龙象垂落在地的尾巴末端,左手抓住尾巴尖尖,右手抓住空间项链,然后控制灵魂力量在体内游走,一直去到了右手掌心位置。

“嗡——”

空间项链上面镶嵌的蓝色空间宝石微微散发光芒,然后李观棋抓着黄金龙象尾巴的左手位置,空间就泛起波动,愈发剧烈。

几秒之后,这股空间波动彻底扩大,囊括一整头高达百米的黄金龙象。

“轰!”

随着空间一阵剧烈震动,黄金龙象瞬间消失不见。

收纳成功!

“主人,改天你找个时间,坐在这头大象的背上一段时间,我好破解阵法。”

小雪软糯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虽然还没开始查看,但从大象额头的那一枚傀儡充能核心来看,应该不是什么问题。

毕竟但凡是复杂的傀儡阵法,都不会把充能核心放那么显眼且容易攻击的地方。”

“那你能判断黄金龙象到底是什么品阶的傀儡吗?”

李观棋问道。

“不能诶。”

小雪回道“一时间看不出来,还是等我们回到外界,力量没了压制之后,我们再启动来看看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李观棋点点头,看了眼失去黄金龙象,变得空空荡荡的墓室大殿,然后转过身,朝下一座墓室的入口走去。

而接下来一路上的所有机关陷阱,都和这一头黄金龙象有很大区别。

真正有实物的机关,好像就黄金龙象一头。

其它机关陷阱,全都是类似聚灵攻击阵法,可以收集灵气,然后

为您提供大神折戟岑沙的《全球诡异我能提前模拟》最快更新,!

第528章nbp;已经前往了星河深处的‘幽’!免费阅读,!

『』nbp;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释放攻击——但是阵法材料存放的位置,全都在墙壁内部,现如今力量被压制的李观棋,根本没法进去拿。

所以一路走来,他也就只拿到了一头品阶未知的黄金龙象。

不过,这些机关虽然和黄金龙象的形式不同,但有一点还是相同的。

那就是识别。

它们都能识别李观棋体内的通幽血。

李观棋穿过了一个又一个墓室和通道,期间时不时就会碰到几个机关,踩到几个凸起石板,但是都没有任何动静。

那些机关对他这一位通幽之子,不会产生任何攻击举动。

“那个“幽”还真是矛盾啊。”

李观棋已经开始用跑的了,不断穿过一个又一个墓室,而冥王则是懒洋洋地说了句,“又不想自己的研究外泄导致什么灾祸,但又不想自己的研究无人知晓。

带进坟墓里也就算了,还把坟墓设置成这种对通幽之子无效的机制,这不就明摆着他想让下一个来盗墓的通幽之子得到他的所有研究嘛?

矫情,太矫情了,什么秘密能让他这么纠结?”

“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

这时,李观棋忽然停下脚步。

因为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一个墓室大殿的正中央,赫然摆放着一口紫金色的华贵棺椁。

到了。

“幽”的棺椁!

“呼——”

李观棋走到棺椁正前方,深呼吸一口气之后,对着棺椁低头祭拜。

“抱歉,幽前辈,晚辈现如今的情况,急需得到您的毕生研究,还请原谅晚辈的不敬。”

说完这段话之后,他没有任何墨迹,直接伸手推开了黄金棺盖。

“轰隆隆——”

棺盖并不重,以李观棋现如今的凡人力量,虽然有点吃力,但还是能一点点推开。

只是随着他越推,黄金棺盖和紫金棺材之间的缝隙越大,这座墓穴地宫也随之剧烈晃动,不断从天花板上抖落沙尘粉屑。

直至最终。

李观棋已经将棺盖推开了大半。

而棺椁内部的情况,也和他在模拟器里所看见的情况一模一样——空空如也,没有任何尸骨迹象!

“空的?”

瞬空发出愕然的声音。

“没有半点尸骨腐化的痕迹……”

久不出声的魔刀见此一幕,也不禁有些诧异。

“那个角落的戒指是什么?棺椁里就只有这一个物件儿诶。”

最少说话的小雪,这时却是忽然说道。

“青铜戒指……”

李观棋伸出手,将那一枚古朴老旧的青铜戒指拿了出来,没有任何迟疑,直接咬破右手食指的指尖,滴了几滴血到青铜戒指上面。

“嗡——”

瞬间,青铜戒指爆发紫金光芒。

下一刻,这枚戒指轻轻一震,挣脱李观棋的手,飞了起来,悬浮半空,散发的紫金光芒愈发耀眼。

渐渐地,这些紫金光芒开始汇聚,汇聚成一位似虚非虚,似幻非幻的绝美女人。

她身穿紫金长袍,容貌堪称倾国倾城,是挑不出半分瑕疵的完美,一头紫色长发轻轻飘动,那双黄金美眸之中,却有着几分漠视众生的冷淡,令人不敢直视。

紫发,金瞳!

“你可以叫我,幽。”

绝美女人悬浮半空,俯视着李观棋,黄金美眸微微闪烁,眼底浮现几分亲切,同时朱唇轻启,发出一阵宛若黄鹂啼鸣的悦耳嗓音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